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sther | 2nd Dec 2011 | 嘗試思想 | (626 Reads)

我搜尋一些關於「安逸」的中文成語,找到一個網頁,引述原來孔子說過:「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今譯是:「作為士而留戀安逸,就不配做士。」

http://xiaozhulili.blog.hexun.com.tw/41669453_d.html 

 

主耶穌說,狐狸有洞,飛鳥有窩,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凡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就不配作祂的門徒。

不以安逸為人生目標,是很基本的條件了,何止耶穌提過? 

 (閱讀全文)

Esther | 12th Aug 2011 | 聖經微觀 | (278 Reads)

耶穌講過這個比喻(路16:19-31):有個有錢人不憐憫窮人,不悔改,死後在陰間受折磨。他倒有關顧弟兄的心,想要幫助弟兄悔改、成長,就求亞伯拉罕打發死了的拉撒路去鄭重勸戒他們。這個計劃好嗎?

亞伯拉罕說:「你的兄弟有摩西和先知,讓你的兄弟聽從他們吧。」「摩西」指摩西五經,「先知」指先知書,這話就是說,他們已經有舊約聖經可以看,可以聽從,已經足夠引導他們悔改和成長,學習憐憫,與神復和。在地獄那個財主怎麼答?

「我的先祖亞伯拉罕啊,這樣不行!......」(《新漢語譯本》)

他倒是心直口快!神的話語,在他口中,是「不行」的。他已經預設了聖經沒有力量。他預設了(「預咗」),人聽了聖經的話是無動於衷的,是不會實行的。(不管這聽來似乎多麼有理和合符實際,這也是來自地獄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他也認同人的這反應,因為他自己也是這樣。相反,他有個牧養計劃(或者說是他的佈道運動、他的栽培系統,他十拿九穩會成功的):派人從死裏復活去勸戒弟兄。這個地獄財主的心態是,聽聖經和聖經的講解是不行的,我們要用別的program搭救。

 (閱讀全文)

Esther | 6th Jan 2011 | 聖經微觀 | (238 Reads)

基督徒一生人的惟一一個追求、一個目標是甚麼?Purity of heart is to will one thing,這one thing是甚麼?難道馬利亞、保羅和詩篇作者各有不同的「一件事」?三人所追求的都不一樣?但是,直覺告訴我們,三人所追求的,該是同一件事,同一個目標,縱使聖經用不同的話描述。

「主對她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事憂心煩惱,但只有一件事是必需的。馬利亞已經選擇了最好的一份,是沒有人能從她那裏奪去的。』 」(路10:41-42,《新漢》)
"One thing I ask of the LORD, only that do I seek: to live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all the days of my life, to gaze upon the beauty of the LORD, to frequent His temple."(詩27:4,JPS TNK)
「弟兄們,我不認為自己已經抓住了,我只專注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爭取前面的, 向着目標直跑,為要得着神在基督耶穌裏從天上呼召我去得的獎賞。」(腓3:13-14,《新漢》)

我的想法是,這個目標不是口號,不是理念,而是一個人實存的整體狀態,以至聖經用許多不同的言語形容,從幾十個角度落筆去形容這「一件事」都可以。例如,可以說這惟一的目標是:

 (閱讀全文)

Esther | 28th Dec 2010 | 嘗試思想 | (125 Reads)

從我自己有限的學習裏,我知道的是:希臘哲學立場注意 be,常常想著「X是怎樣的/是甚麼」,X可以是「人的本質」「神的本質」「宇宙的本質」之類。我覺得,一個人如果常常提著「我是怎樣怎樣的人」,他就是深受希臘傳統影響。

相反,猶太傳統注意 become,集中注意力於「X應該要變成怎樣」,X可以是「人」「歷史」之類,甚至是,人可以向神禱告,可以求神回心轉意,神的心意可以改變,有所「變成」。同樣道理,我覺得,一個人如果不是常提著「我的性格就是個怎樣的人」,而是多提著「我想要自己的性格改善成怎樣怎樣」,他就是個合符聖經傳統--即猶太傳統的人。

祈克果是丹麥人,歐洲各國都屬於希臘傳統,為甚麼祈克果不是一個希臘傳統之子呢?我猜情況可說是:希臘哲學傳統發展到頂峰的代表人物是黑格爾,而祈克果藉著察覺出黑格爾的不妥,就不再像他們那樣注重 be,改為注重 become。也許因此,我覺得祈克果的論述暗合猶太傳統。

 (閱讀全文)

Esther | 26th Dec 2010 | 嘗試思想 | (198 Reads)

上一篇我開始談 against fragmentation。怎樣譯作中文好呢?暫時只想到這樣演繹:「拒絕把本應是連貫一致的生命或信息在實際行動裏拆開成零碎的碎片」。

現在再從另一個角度談這事。

從前在大學遇上一個韓國宣教士,她邀請我和她查經。第一次會面,她說每個基督徒都必須找一句聖經金句,作為他一生的呼召或指引;她問我的金句是甚麼。我說,沒理由只得一句呀。她堅持是一句。於是我猜她也許屬於極端或異端教派,再也沒有理她。

現在想起來,有教會的「使命宣言」就來自單一節金句。當然,我並非說這些就是異端,只不過,我開始懷疑,這樣把基督徒的使命簡化下來,是不是有點問題。

我也聽過,有人叫個人也寫自己的使命宣言。那時候,人叫我寫我就寫,沒有思考這樣做的前設。現在我思考一下,把我的一生目標只用幾句話來概括,這個做法前設了甚麼?那些前設何以見得是對的?何以見得要我跟從?以下是我想到使命宣言的兩個問題。

第一,使命宣言通常是直述句,沒有「如果」,沒有轉折,沒有談到退步或失敗,沒有弔詭,沒有張力和矛盾,沒有不明朗因素。換句話說,使命宣言好像勾畫出一個沒有意外、沒有傷痛的前景,彷彿你能夠掌握,讓一個人或教會好像只需要上了軌道,就可以直達目標。我想起雅各書4:13-16:「嘿,你們有人說:『或今天,或明天,我們要到某城去,在那裏住一年,做生意賺錢。』其實,明天怎樣,你們都不知道;......你們倒應該說:『如果主願意,我們就可以活下去,或做這事,或做那事。』現在,你們竟然張狂誇口!這樣的誇口全都是邪惡的。」(《現漢》)

 (閱讀全文)

Esther | 25th Dec 2010 | 嘗試思想 | (94 Reads)

如果我說一個人有對很多事有熱情,他這個人擁有複數的passions,其實這不是讚譽,而是婉轉的提醒。我們可以記起祈克果的一句話,當作初步的點題:Purity of heart is to will one thing,精純的心只有一個目標。當然,之後我們還要到聖經裏找,看看神是不是喜歡我們只有一個目標。

曾經向基督徒朋友介紹祈克果的這句話,朋友問:這 one thing 是甚麼?我想,對基督徒來說,這應該是顯而易見的,然而,不知怎的,解說起來卻好像很費周章。如果問你,你又會怎麼答呢?甚麼是基督徒的惟一人生目標?

首先,我相信「傳福音」和「發揮自己的恩賜去事奉神」,都不應該是基督徒的惟一人生目標。這 one thing 也不會是類似「發展基督徒翻譯事工」、「建立一間一萬人的地方教會」、「一生投身用福音話劇榮耀神」、「獻身於宣傳某神學家的思想」、「永遠效忠某某聖經譯本」、「推廣發揚某某領袖培訓系統」這樣子的。也許這些是神在某時間呼召一個人去做的事,然而,這些事業都聯繫於地上某時、某地、某種文化的特定形式,這些事業是不是夠力量承托一個永恆生命的永恆竭力追求,很成疑問。

 

 (閱讀全文)

Esther | 20th Dec 2010 | 嘗試思想 | (46 Reads)

I want to go against or be finished with fragmentation, trivilization, inauthenticity, the liquidation of the inner person, the recoil from true freedom, self-worship, and people-worship.

It sounds like that we have many enemies. But perhaps in fact the above enemies are really just one.

 (閱讀全文)

Esther | 8th Dec 2010 | 聖經微觀 | (114 Reads)

「用甚麼回報耶和華給我的一切厚恩?我要舉起救恩的杯,呼喚耶和華的名。......」唱熟了這首希伯來文歌,歌詞來自詩篇116:12-14, 17,旋律和詩句都已經深印腦海。另外也聽熟了一首《Ana Hashem》,歌詞說:「耶和華啊,耶和華啊,我是你的僕人。耶和華啊,耶和華啊,我是你的僕人。我是你的僕人,你婢女的兒子......我的枷鎖是你解開的!」非常深刻的旋律和合唱。昨天才看到原來這些詞也來自詩116,就是在第16節。

原來詩116:12-17節我都從希伯來文詩歌聽熟了,除了第15節沒有出現在詩歌裏。那節說甚麼?「耶和華看祂聖民的死極其寶貴。」

 (閱讀全文)

Esther | 5th Dec 2010 | 嘗試思想 | (94 Reads)

現在我渴望大刀闊斧地節省時間。「細眉細眼」(專注小節)地省時間,我覺得已經沒甚麼成效。我現在就算晚上十一時喝一杯奶茶,也只不過能捱到兩點,沒法通宵,第二天也做不好那些很用腦的工夫。所以我想一整年、一整年地省下來。

你猜到是甚麼意思了嗎?

 (閱讀全文)

Esther | 14th Nov 2010 | 聖經微觀 | (232 Reads)

施洗約翰為主耶穌做福音預工。方法包括,把前來受洗的人罵一頓,稱呼他們作「毒蛇的孽種」(路3:7),叫他們要「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和修》路3:8)。前來的人已經口裏說了悔改,這個做福音預工的人還不滿足,催促他們「要用行為證明你們已經悔改」(《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路3:8)。為甚麼我們現在的福音預工以溫馨惹笑為主,絕口不提悔改?為甚麼我們的福音預工跟主耶穌本身之前的福音預工那麼不同?

***

另外,藉這個例子來討論一下使用聖經中譯本的事。 

約翰說「毒蛇的孽種」,《和合本》的譯法是「毒蛇的種類」。一百年前,也許「種類」跟「子孫」可以同義,但是現在「毒蛇的種類」是指各種毒蛇,例如說:「他到某個熱帶雨林考察那裏毒蛇的種類」。民國初年(1919年)出版的《和合本》裏這類並非全錯、又非全對的中文詞語帶有民初情調,也許就是這種情調使現在的人仍然十分喜愛《和合本》。以民初為時代背景的電視劇裏,有些中國人穿洋服,同時有些中國人穿唐裝,女子有的穿秀麗的旗袍,有的穿可愛的西式連身裙子,有些人戴著溥儀式的眼鏡,還有些西洋人在故事裏穿插;《和合本》的中文詞彙和句式也像是這樣,揉雜了中、西、新、舊、清末民初的元素,有些人覺得十分迷人,非常眷戀。

然而,懷舊念舊過後,享受美的感覺過後,讓我們來理解「毒蛇的種類」原文的意思,這譯作「毒蛇的孽種」才清楚明白。尤其是,如果你向一個從沒有到過教會的人朗讀這段聖經,用包含「毒蛇的種類」這片語的譯本,對方會感覺到聖經有一種突兀的(或民初般揉雜迷人的)風味,而不是毫無窒礙地感覺到施洗約翰要做甚麼福音預工。他不知道這是由於譯本的緣故,聖經本身是不突兀的,也不是民初情調的。

 (閱讀全文)

Esther | 24th Oct 2010 | 聖經微觀 | (256 Reads)

「站在破口防堵」,為甚麼很多人解釋為代禱?我問過一位傳道人,聽了一堂道,查了Jewish Study Bible,看了Net Bible 的註釋,也還沒有找到答案。當然,只查兩本書不夠。

那是以西結書22:30。上文是說,上帝說當時以色列的祭司強解律法,首領謀財害命,先知弄虛作假,平民欺壓窮人。然後上帝說,在這情況之下,祂看看有沒有一個人為這個國家「站在破口防堵」。從上文下理,似乎看不出這防堵一定指代禱。應用在今日,如果我們看見祭司、領袖、傳道人和平民做這些事,難道上帝要求我們只代禱?

 (閱讀全文)

Esther | 4th Oct 2010 | 翻譯, 聖經微觀 | (151 Reads)

一般的言語都不精煉,因此不夠力量。偶爾聽見一句精煉的話,就幾乎刻骨銘心:「Grace be with all who love our Lord Jesus Christ with love incorruptible.」這是以弗所書最後一節,English Standard Version的譯文。雖然我只是一面做雜務一面聽這一章,然而, love incorruptible 這兩個字一鑽進耳朵就緊緊擢住我的心。為甚麼會這樣?

 

 (閱讀全文)

Esther | 11th Sep 2010 | 祈克果 | (84 Reads)

你如果有信息要傳遞,就不只要構思好你的信息內容,還要設計好你怎樣傳遞這個信息。要 reflect on (思考)內容,再 reflect on 傳遞手法。這就是祈克果提出的double reflection 。而他心目中的「傳遞手法」包括很廣泛的事情,小至遣詞用字、文章語氣,中至在甚麼媒體發表,用筆名還是用真名,大至你的日常生活跟你的信息是不是相稱,你選擇的生計職業、你獲取金錢的手法有沒有違背你的話。

現在我看見很多評論一件事的文章。我沒有時間把文章全部看完,但是大致明白這件事。不過我現在想問的是,哪裏有一些寫得更適合給某類信徒看的文章,讓我可以傳給他們。我的意思是,我覺得,最容易輕信那種傳福音方法的人,跟那些熱衷於看一步步邏輯理性推論的人,是兩類不同的人;跟那些不介意看筆戰的人也屬於不同的氣質類別。....總之,我希望有人可以把目前的討論剪裁成為這樣的文章:

 (閱讀全文)

Esther | 21st Aug 2010 | 嘗試思想 | (65 Reads)

去年大概這時節,在台灣九份,山上民宿,對海露台,暮靄之中,我和一位姊妹閒坐著。我們談到「滿足」這個話題。我說人在主裏是不斷掙扎前行,今生沒有哪刻可以算是對自己滿意或者對周圍的光景完全滿足的(不是指金錢物質,而是指,身邊和人間遠遠近近尚有許多苦難和罪惡,你看見不能無動於衷,暫時轉眼不看也只是暫時讓自己休息而已)。她不以為然,說:「神的心意不是要人感到滿足的嗎?」

現在我仍然像去年那樣想。前陣子溫習聖經希伯來文,學到 savea' 這個動詞的意思是「吃飽、滿足」。然後讀到這句的原文:「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箴30:9)這裏的「飽足」就是 savea' 。說這句箴言的智者求主讓他不會飽,或者不會滿足,以免一滿足了就不認耶和華。

 

 (閱讀全文)

Esther | 16th Aug 2010 | 嘗試思想 | (62 Reads)

【These days I have less time to write a blog article properly. This one is also not properly written.】

Grammar of life maybe like grammar of language: there're rules, there're exceptions; after you have mastered the language, you won't be bothered by the exceptions anymore. Or, if it's your mother tongue, you never have bad feelings towards the exceptions.

With regard to the grammar of life, when I say "exception," I think of irregularities, the sudden, even the irrational and painful.

In all languages' grammar, there're an enormous number of exceptions and irregularities. Most rules in a language are not rational. Okay, I do not know all languages, but in the half-dozen languages I've learnt, I've found that this is the case.

So, if life is a language, if life has its grammar, I can think of life having many many exceptions and irregularities. The question is, are we reconciled to this phenomenon? Do we have bad feelings with these irregularies, just as when we learn a new language, we do not like--almost hate--the irregular non-patterns of verbs and nouns which require mindless hard memorizing and relentless practice?

So, are you reconciled to life's grammar, if life has a grammar?

 (閱讀全文)

Esther | 27th Jul 2010 | 嘗試思想 | (188 Reads)

聖經希伯來文的動詞變化多不勝數,我覺得是這種語文最難的地方。

但是,對我來說,學語文其實不難(當然我是指基本知識,不是指深入的精粹),處理恩怨情仇才難,要感染別人才難。我心目中,這方面的能力包括面對面傳福音、教導、與人和好、使人和好、安慰人等等。

要溫習外語,只需努力練習,甚至那些變化繁複的動詞,也只需反複聽錄音,加上唱歌、聽歌,朗讀經文,也可以記進腦子裏。

不過,「感染別人」這種能力,是不是也可以藉著反複練習來學呢?我常認為自己在這方面很弱,到底是因為懶,不去學習和練習嗎?我已經規定自己每三個月就用一天溫習翻譯,每年如果有時間就可以用一個月複習一種外語,但是,那種在人與人之間用愛溝通、彼此建立的能力,我卻遲至近日才想到是不是該每三個月用一天來學習。

我問一位已經是宣教士的同輩熟朋友,她聽了卻笑彎了腰。「你如果仍是用思考主導的方式去學愛別人,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她的大意是這樣。我明白(在頭腦思想上明白emotion),也很感謝她的提點。她說:「走進人群吧,去做義工,服事長者和弱智人士,你會從他們中間學到怎樣愛人。」問另一位姊妹,她說:「親身跟那些有感染力的基督徒交往相處,就能向他們學習。」

 

 (閱讀全文)

Esther | 15th Jul 2010 | 嘗試思想 | (843 Reads)

相隨

無涯敢以有涯隨,濁鏡恩攜愛不衰。
更聽此身源主像,有涯一歎究云誰!

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而已為知者,殆而已矣。」(內篇‧養生主,第一句)這個「知」字,我手頭上的書解作「願望」,上半句譯作白話為:「我們的生命有窮盡,而願望沒有止境,欲以有限的生命元成無限的願望,怎能不疲困呢?」1

 

 (閱讀全文)

Esther | 10th Jul 2010 | 嘗試思想 | (136 Reads)

很久沒有寫一些進諫式的文章,因為越來越謹慎,常常左思右想,不知道怎樣寫才正確--我是指生命態度、行為連文字的正確。但是今天又想,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不如再嘗試寫寫吧。

有人在宣傅單張裏表示,耶穌說生命要豐盛,並寫著「約10:10」,所以我們要好好管理和規劃人生,並且要學習一些相關理論。

然而那節聖經是說,耶穌來是要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從這句話我們可以引伸出來的理解是,耶穌使人的生命豐盛,而不是我們自己要把自己的生命規劃得豐盛。做人要有點計劃,誰會反對?然而,粗疏地借用經文來提倡自己的計劃,卻使人疑惑。

這帶出一個問題,就是有些基督徒對神的話語不緊張。其實,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8)這裏說的「律法」就是Torah,狹義指摩西五經(創、出、利、民、申),廣義指全本舊約聖經。耶穌說,聖經裏每個字的一點一畫都不能廢去。那麼,聖經的文字是厲害到每一個字都有作用的。

 (閱讀全文)

Esther | 26th Jun 2010 | 聖經微觀 | (195 Reads)

竟然有一個詞可以包含理性+感情+意志+行動的意思?這麼厲害?

新約聖經《新漢語譯本》在腓立比書1:7 的註腳指出,希臘文 phronein 一詞「在腓立比書共出現十次,比其他書卷要多。此詞極難翻譯,因為它同時指涉理性與感情,以及意志與行動等方面,是此書的重要字詞。」腓2:5《和》譯作「你們要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這「心」就是這個詞。《新漢》譯作「你們要以基督耶穌的想法為你們的想法」。這是在「極難翻譯」的情況下勉強取其中一義來譯吧。那麼,我們要以基督耶穌的理性+感情+意志+行動為我們的理性+感情+意志+行動。

因此,很有興趣學習 phronein 這個詞。不過暫時找不到其他資料。更希望有人能指出,有哪個中文詞語能夠準確譯出這個詞的全部意思。如果不可能找到,那麼,中國文化是不是真的缺乏這個概念?此外,這個希臘詞對應哪個希伯來文詞語?今天都沒時間找答案。

 (閱讀全文)

Esther | 16th Jun 2010 | 聖經微觀 | (109 Reads)

如果問你,今日香港基督教圈子裏有甚麼傳統就像福音書裏法利賽人的傳統那樣,是固定的做法,卻並非上帝指定的,我們需要提防?你想得出甚麼呢?霎時間要我答,我往往十分茫然,因為身在一種文化的薰陶裏,很難發覺其中哪些元素只是傳統,哪些元素才是必須持守的。

不過,我對一個傳統很敏感,就是「長期習慣使用《和合本》聖經」這個傳統。當然我並不是說,這個傳統跟福音書裏法利賽人的一些傳統那樣需要受到譴責。絕對不是!我只是說,這是一個固定的習慣做法,大家都沒有很大動力去改變。

 (閱讀全文)

Next